你的位置:4438x全国最大在线观看-72部息子の母中文字幕-高清44 > 首页 > 电影解评《罪人》:落魄之人救赎自我,拯救落魄之人
电影解评《罪人》:落魄之人救赎自我,拯救落魄之人
发布日期:2021-11-04 17:46    点击次数:110

有这么一类电影,没有宏大华丽的动作场面,场景极其简单,演员也寥寥可数,就靠优秀的剧情和编导对氛围的精心铺陈,单纯用故事的层层推进就能抓人眼球。

比如科林法瑞尔的《狙击电话亭》,就在一个小小的电话亭里,发生了一个悬念从生、构思巧妙的故事。还有九叔很喜欢的《活埋》,被埋在地底下一个木箱里的,是我们逗逼的“死侍”,狭小的空间,连转身都困难,如何逃出,紧张,刺激!

今天,九叔给大家解评的是同类型的电影,叫《罪人》,根据丹麦同名影片翻拍,主演是奥斯卡获奖影片《断背山》里的杰克.吉伦哈尔,颜值演技双在线。一个主演,一部电话,一间办公室,简单的很任性。

剧情解评:冲动背后的拯救和被拯救

故事发生在洛杉矶,一场大火正在蔓延,整个城市陷入焦灼和动荡,各地犯罪事件频发,全城警力告急。

在这样的背景下,原本是一线警探的乔,因之前的执法犯了错,被转职调到后勤,成为911报案中心的接线员,每天负责接听受理民众五花八门的报案。有喝醉酒态度恶劣胡说八道的,有丢了猫狗需要警方帮忙寻找的,面对这些琐事,让患有哮喘的乔有些焦躁。

工作间隙中,自己的私人手机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声称是洛杉矶时报的记者,要问明天的事,乔生气的质问对方并挂断电话,却因接私人电话受到了主管的斥责。

在九叔看来,乔的回怼不只是发泄的借口,毕竟在一线习惯了真刀真枪,根本不分所谓的公私电话,在他们眼里,每一个来电都可能是案件或是线索。不然,以他对记者的态度来看,自己的事看来挺麻烦,到了惊动当地媒体的地步,乔不会冒然接听陌生来电给自己添堵。

随后的电话声称被抢劫,乔来了精神,终于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于是询问具体位置,对方却支支吾吾欲言又止,见过大风浪的乔经验老道,面对电话那头的遮掩,凭借敏锐的洞察力发现了蹊跷,经过不断追问劫匪的样貌,得出的信息:年轻女子、样貌迷人、身材火辣……这哪是抢劫,分明是男子白嫖不成反被报复。

赶紧联系分管的辖警,竟然是老熟人,昔日的同事如今在抓捕大毒枭,而自己却和一群文职,在这间封闭的办公室里,处理嫖客报警抓妓女这种搞笑的案件,不由得苦笑起来,倒也让烦躁的心情缓和了许多。

接下来的电话,足以改变乔的人生。来电是个女人,叫艾米丽,声音微弱,吞吞吐吐,说话答非所问。旁边听起来有个严厉的男人一直在催促,她好像很害怕,跟乔的对话更像是在装着和孩子通话。乔很警觉,意识到事态不简单。于是,一边安抚艾米丽,一边教她用回答是或不是来确认位置和相关信息。

艾米丽告知自己在一辆白色面包车上,没来得及透露更多信息,电话就被挂断。定位显示在城市的郊区,乔怀疑这是一起绑架。于是,马上联系公路巡警,可是信息不全,也没有车牌号,现在警力紧张,要沿路排查谈何容易,这让乔大为恼火。

刚好公路巡警打来电话,说前面不远处有辆白色面包车基本符合乔的描述。乔焦急等待,随后传来消息,追上以后经查看,没有任何绑架迹象,应该不是艾米丽报警的那辆。乔大失所望,言辞激烈的要求关闭全部高速……为了一个不确定的绑架?这根本不现实,被前方长官驳回,乔更加恼怒,态度开始歇斯底里。

乔在一线工作,每天要面对很多罪犯,虽心存正义,但也养成了冲动急躁的性格,脾气火爆或许就是自己之前犯错的原因。

稍作调整,平复了心情,乔查到了艾米丽的家庭电话,打了过去。电话那头是个正在哭的小姑娘叫艾比,只有6岁,说妈妈被爸爸带走了,家里只有自己和一个还是婴儿的弟弟。艾比说出了爸爸亨利的电话号码,乔由此获取了车牌号和亨利的住址。

让人震惊的是,乔查到亨利有前科,并坐过牢。结合艾比的描述,爸妈离婚,爸爸对妈妈大吼大叫,更加重了乔的判断,一定是亨利绑架了前妻艾米丽。

反复嘱咐艾比,有事一定打电话找自己,乔再次拨通公路巡警处,告知车牌号并要求立刻派人去艾米丽家查看。可是,火灾电话太多,警力调动有限,预计到达时间根本无法保障。

正一筹莫展,记者又打来电话,让乔更加火上心头。马上要下班了,乔换了一间安静的办公室,再次拨通警察通讯处,要求派出两组人分别去艾米丽家和去亨利家搜寻线索。因为没有搜查令,警察只同意派人去查看孩子状况,对乔让辖警踹门而入搜寻亨利家的无理要求当即拒绝。

一不做二不休,乔干脆拨打亨利电话,直接询问他是不是跟艾米丽在一起,并以知道亨利坐过牢威胁对方,言辞十分激烈,亨利紧张的否认并挂断电话。再次拨打,亨利不接。此时,乔已经怒火攻心,加上哮喘刺激,几乎要窒息。

顾不上许多,乔打给了自己搭档,说明情况后,以私人身份拜托对方务必赶去亨利家寻找线索。在两人的交谈中,电影向观众交待了乔的事情。在之前的执勤中,乔犯了非常严重的错误,连同搭档一起正接受联邦局的调查。明天就要开庭审理,而两人已经私下串好了供词,只要按计划行事,乔就会判定无罪,一切将回归正常。

同事告知艾比打来电话,乔得知派去的警察已经进入房间,艾比现在很害怕,她后悔给他们开门,因为在孩子的眼里,她只知道曾经带走爸爸的是警察。乔安抚着艾比,现场的警察接了电话,说艾比全身是血,好像是躺在屋里的弟弟的,目前弟弟生死未卜,需联系医院紧急介入,正说着,一阵嘈杂,电话挂断……

乔大脑一片空白,浑身颤抖,亨利杀了自己的孩子,绑架了前妻,艾比和一个死去的婴儿被禁足在家无人照看,这就是乔的结论。他又拨通了亨利的号码,这次竟然接了,乔破口大骂,怒斥亨利丧心病狂,如果不是电话阻隔,乔一定会给亨利来上一枪。亨利没有多说,只是否认,声称自己才是受害者,电话再次挂断。

乔怎么会相信亨利的鬼话,坚信亨利就是凶手。他试着拨了艾米丽的电话,通了,声音非常虚弱。乔指挥着,让她用力拉手刹,传来一阵急刹车的声音,电话挂断了。再打过去,不通,乔只能等。

艾米丽的电话终于接了进来,她哭着说照乔的指示做了,没有用,自己被关进了一片漆黑的后备箱。乔让她平静,找一下有没有可以当武器的物品。艾米丽找到了砖头,乔教她等车停下来,狠狠的用砖头砸向亨利的脑袋,不要犹豫,因为他罪有应得。

为了让艾米丽没有心理障碍,话题渐渐聊到了孩子。艾米丽却开始胡言乱语,像是有点神志不清,言语中提到弟弟肚子里有蛇,自己想帮弟弟拿出来……乔有些发懵,没来得及细想,电话里传出一声惨叫,挂断了,只剩下呆坐的乔一脸茫然。

这时,搭档来电,在亨利狼藉的屋内找到了他失去孩子监护权的审判书和一张艾米丽在州立医院精神治疗中心的对账单,她是那里的病人。乔看了一眼屏幕上已经消失的最后定位,若有所思,所有线索都指向了自己判断的另一个方向。

拨通亨利的电话,显示的定位果然在州立医院的附近。亨利在电话那头哭着说出了事情的缘由,因为自己坐过牢所以失去了孩子的监护权,而艾米丽因为精神问题并不知道自己的举动会伤害孩子致死,又不想接受治疗,亨利只能强行带她去医院。却因乔的好心“插手”,在马上到达医院的前一个路口,被艾米丽用砖头打伤,而艾米丽也下落不明……话没说完,电话就掉线了。再拨过去,无人接听,乔濒临崩溃。

绝望中,艾米丽的电话打到了其他同事那里,乔着急的让其转接进来。听起来,艾米丽的情绪很不稳定,恍惚中来到了高架桥上,并声称自己要跳下去找自己的孩子。为了不让自己的冲动过失酿成大祸,乔一边安慰着艾米丽要冷静,一边拍打着玻璃让同事把最新的定位通告给公路巡警。

艾米丽随时都有摔下去的危险,乔只能在电话里用尽各种话术劝她不要做傻事,情急中说出了自己正面临的痛苦,在一次执勤中,因为犯罪嫌疑人辱骂自己的父亲,乔愤怒的开枪射杀了对方,而对方只是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孩……电话里的艾米丽仍然在喃喃自语,似乎已经走到了高架桥的边缘,隐约中听到了警笛声……

就在这一刻,电话戛然而止,屏幕上的定位消失了……懊恼、悔恨,极度内疚,乔反复拨打,但是无人接听……

难道又要再次为自己的冲动买单吗?

此时,电话响起,警察通讯处来电,艾米丽被及时赶到的警察救下了!

如释重负的乔终于泪水决堤。

好消息再次传来,那个还是婴儿的弟弟已经被安全转移到医院,还活着,人生总有希望!

落魄之人拯救落魄之人,这是乔的同事送给他的话,也恰恰是乔这一晚的写照。可已经犯下大错的自己,明天就要面临审判,自己又该如何获得救赎呢?

身心疲惫的乔,洗了把脸,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明天。如果影片就此结束,乔的命运就停在了观者的无限遐想中……

经历了惊险的一夜,乔打给了自己的搭档,决定不再隐瞒,说出真相。最后,拨通了《洛杉矶时报》的记者电话,乔要勇敢面对法律的制裁,实现真正的自我救赎!

罪人何其罪

电影的开始引用了一句话,“真相让人自由”,而片名叫《罪人》,那片中都有哪些罪人哪些罪呢。

乔是警察,本职应该是救人,却因愤怒、冲动失手杀了人,这是罪。原本想掩盖真相让自己获得法律上的自由,这又是罪,背负罪孽的自己在拯救艾米丽的过程中,差点因判断错误罪上加罪。艾米丽的获救才真正看清了内心的自我,卸下枷锁,拥抱真相,实现了灵魂的真正自由。

片中,乔给老婆打电话想跟女儿通话,孩子已经睡了,被老婆拒绝。交谈中,我们得知,夫妻关系已经出现了裂痕,也许因为工作原因忽视了对家庭的照顾,也许因为误杀事件,让原本和谐的家庭失去了宁静。对待家庭,至少在家人眼里,乔是罪人。

乔的搭档是个仗义之人,为了朋友,同意出庭做假证,如果乔真的逃脱了罪名,他就成了杀人的帮凶,要背负一生的心理压力。在他接乔的电话时,已经表达了情绪压抑,正在靠酒精麻醉自己。

而那个被乔射杀的男孩,也不是完全无辜,如果不是他辱骂别人父亲,触碰了别人底线,乔或许也不会失去理智,自己就免遭此难。

艾米丽,只是一个普通善良的母亲,却因精神问题伤害了自己的孩子。那为什么孩子的监护权,会判给精神有问题的人呢?因为,父亲亨利是一个坏人,他坐过牢,有前科,不值得信任,任何人都会带着有色眼镜看待这样一个罪人,即便他真的爱自己的孩子。

在电话中,亨利曾经告诉乔,他们有社工、医生、律师可以联系,却没人能真的提供帮助,所以只能选择自己强硬送艾米丽去医院。可想而知,亨利在社会中遭遇了多少冷眼,经受了多少非议,才让他无法相信任何人。而最终真心想帮助他们的,却是自己最害怕的警察。

结局终究是圆满的,假如一切没有这么美好,假如就是因为乔的判断失误,最坏的结果出现了,那罪人是谁呢?罪人又是何罪呢?